首页>新闻资讯>媒体聚焦

中国应急管理报:那些位置特殊的地震台 和鲜为人知的坚守故事

2020-05-28 08:48:49 来源:中国应急管理报 作者:中国应急管理报

    白雪皑皑的昆仑山巅,森林茂密的大兴安岭腹地,江水滔滔的长江入海口,海天一色的“南国第一哨”……美丽的景色下条件艰苦:极端气温接近零下40摄氏度,稀薄的空气令人缺氧头痛,风卷黄沙极易迷失荒野,还有密林深处蚊虫、山蚂蝗肆虐。然而,我们的地震台站就位于这里,很多台站人员正坚守在这里。他们默默无闻,他们披星戴月,义无反顾坚守在抗震减灾前沿防线。

  那曲地震台

  我国海拔最高的有人值守地震台

  台站档案

  位置:西藏自治区那曲市色尼路,海拔4550米

  建台时间:1999年

  占地面积:2100平方米

  驻守人员:2人

  那曲地震台所处地区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极端气温接近零下40摄氏度,空气中含氧量只有零海拔地区的55%,气候十分恶劣。它的建成结束了藏北48万平方公里无地震监测台站的历史。

  台站故事

  讲述人:胡应顺(西藏自治区地震局监测预报中心副主任)

  那曲地震台建成没多久,我就申请自愿到台站工作,成了全国第一位在海拔4500多米的台站工作的地震科技工作者。那时,我刚到西藏工作2年。后来,国家投资在那曲建设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震监测科学台阵,台阵由9个子台组成,分布于10多平方公里的草原上。确保台阵仪器的正常运转成了摆在我面前最艰巨的任务。

  台阵由于台点多,分布范围广,仪器的安全始终是令人头疼的问题。在试运行期间,就有多个台点被盗。为解决这个问题,我一有时间就在海拔4500多米的高原上步行五六公里,与摆房(放置测震仪器的房屋)附近的牧民沟通和宣传防震减灾法等法律法规。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台点被盗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

  那曲的风是出了名的大。冬季,8级以上的大风能把电线刮断,我每天都要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天气里,顶着大风来回步行近10公里巡查线路。就这短短的10公里得付出多大的体力和艰辛,没有在那曲工作过的人是难以体会的。而且巡查还要穿过流浪狗的聚集地,随时都有被咬伤的危险。但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我完成了台站的各项维护任务,确保了地震监测数据的连续可靠。

  记得有一次,我正在北京参加培训,突然接到台站仪器出故障的内容或信息。心急如焚的我,顾不得当时患有重度感冒,培训一结束就火速赶回那曲抢修仪器。仪器抢修好后,我也因体力不支和感冒引发的肺水肿晕倒,住进了医院。后来,西藏自治区地震局连夜派车将我接到拉萨救治,我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如今,我已离开了台站,但在那曲工作的经历成了我一生的财富。

  加格达奇地震台

  最低气温零下45.4摄氏度的地震台

  台站档案

  位置: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

  建台时间:1976年

  占地面积:约1000平方米

  驻守人员:3人

  加格达奇地震台距祖国边境约300公里,负责监测大兴安岭北部和呼伦贝尔盟地区的地震活动。当地冬季寒冷漫长,最低气温零下45.4摄氏度,结冻期达280天。

  台站故事

  讲述人:仇尚媛 (黑龙江省防震减灾宣传教育中心工程师)

  我因工作需要,多次到过加格达奇地震台。第一次去,是在2012年12月26日。当时,哈尔滨到加格达奇的火车只有一趟,而且要坐整整一夜。临行前,我穿上了最厚的棉衣棉裤。可一下车,我还是被迎面袭来的寒风吹得不敢开口说话,生怕一开口牙就会被冻掉。

  为了保证监测环境,台站建在距离市中心很远的山脚下。那里记录着历史最低气温零下45.4摄氏度,被称为“高寒禁区”。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很多台站人员坚守了数十年,其中一位叫孟宪森。他是1981年来台站的,如今早已退休。

  早年去台站,必经之路上有一条河,河谷里都是灌木丛,拐过一个山隘后,还需穿过一个村庄和一个兵营。因为孩子没人看管,孟宪森经常骑自行车带女儿一起去台站。有一次由于工作原因,孟宪森把女儿留在了家里。他在台里处理完工作,刚想休息时,忽然看见一个小脑袋从门缝里探了进来,竟然是自己9岁的女儿!女儿笑嘻嘻地说,自己大概记得路。因为怕走丢,她带着粉笔一边走,一边沿路做标记,打算万一找不到爸爸就原路返回。虽然听着后怕,但孟宪森想着“有其父必有其女”,也觉得是一种传承。

  有一年发洪水,把桥都冲坏了,孟宪森担心台站的设备出问题,就想游过去。可为防止有人过河,部队派人在河边警戒了。情急之下,他还是下了河。等他游到中间,河水突然湍急起来,差点把他冲走,幸亏抓住了灌木枯枝,他才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在加格达奇地震台,虽然工作艰苦,但孟宪森从不言苦。他的坚守也得到了肯定。1985年,他在中宣部等部委联合开展的为边陲优秀儿女挂奖章活动中获得了银质奖章。

  崇明地震台

  位于长江入海口的海岛地震台

  台站档案

  位置:上海市崇明岛

  建台时间:1974年

  占地面积:1.7万平方米

  驻守人员:8人

  崇明地震台坐落于我国的第三大岛——崇明岛上,是我国电磁和流体两大学科中观测手段较全的台站之一,也是我国基本监测台站中技术装备较为先进的台站之一。

  台站故事

  讲述人:龚耀(崇明地震台台长)

  1993年毕业后我就在崇明地震台工作,一干就是27年。我的工作经历恰好见证了台站的快速发展。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水氡观测取样井离台站非常远,来回有30公里路。为了保证取样时间,我每天必须很早起床,骑自行车1个多小时到达站点,取完水样再赶回台站,进行水样分析,测量数据,一年四季,风雨无阻。

  记得一个冬天的早上,天还没亮,外面下着雪,我骑上自行车去取水样。由于雪天路滑,我一路上连摔了好几个跟头,车头给撞变形了,我只能推着车慢慢步行到站点。

  取水样对于水的流速有严格要求,既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且水样中含有的气泡也必须符合要求。这项技术我练了1年多。通过师傅的耐心指导和自己的坚持不懈,最后我熟练掌握了要领。1997年台站进行扩建后,我们在台站附近新建了一口水氡观测井,取样就不用再千里迢迢来回跑了,取样方式也有了很大改进。

  作为专业地磁台站,我们每周要进行2次地磁绝对观测。地磁观测对于环境的要求非常高,仪器旁不能有任何带磁性的物品或金属、电器等,所以观测房里没有空调、电扇等降温和取暖设备。每到三伏天,观测房里闷热无比,几个小时观测下来我们经常全身湿透。到了三九天,观测房里寒冷刺骨,大家总被冻得全身哆嗦还得咬紧牙关继续观测。尽管如此,大家都毫无怨言。这些付出换来了可靠的地震地磁基础资料,为上海建设现代化大都市和“四个中心”提供了安全的环境。

  沱沱河地震台

  青藏高原上的无人值守地震台

  台站档案

  位置:青海省格尔木市沱沱河镇,海拔4780米

  建台时间:2007年

  占地面积:100平方米

  驻守人员:无人

  沱沱河地震台担负着青藏高原地区,特别是可可西里地区的地震监测任务。台站为研究当地地质、矿产和环境保护提供了帮助,为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等重大“生命线”工程保驾护航。

  台站故事

  讲述人:沙成宁(青海省地震局监测中心副主任)

  沱沱河地震台位于具有神秘色彩的昆仑山的一处山坡上。那里人迹罕至,运送建筑材料和仪器设备都需要人挑肩扛。

  冬天台站经常大雪纷飞,根本分不清哪里是路,若是不熟悉进山路线的人,极易发生意外。如果遇上大风天,漫天黄沙使得白昼瞬间变成黑夜。夏天,烈日暴晒,紫外线极强,如果不做好充足的防护准备,在外待1个小时,皮肤就会被晒破。当然,山里的气候也是阴晴不定的,有时中午还艳阳高照,下午就瓢泼大雨。一遇到下大雨,荒野立马就变成了沼泽,车辆经常陷进泥里出不来。此外,台站夏天的蚊虫也特别多,人从车里一出来,蚊子就成群结队地扑上来,台站运维人员要像防蜜蜂一样,将脸和其他裸露在外的皮肤遮严。

  沱沱河地震台由青海省地震局监测中心维护,平时如果出一些小故障,则由距离台站较近的格尔木地震台工作人员负责检查排除。如果遇到实在难以解决的问题,就由省地震局监测中心技术人员,从西宁赶到台站进行处理。

  2019年8月,因大风的原因,台站出现网桥故障,附近台站的维修人员赶去维修,车到半路时陷到沼泽里出不来。因时间紧迫,维修人员只好弃车步行十几公里到台站进行维修。维修完成后,他们才打电话叫来拖车将车从沼泽里拽出来,离开时已经半夜了。荒郊野外,晚上有不少狼、豹等野兽出没,毫不夸张地说,台站运维人员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

  尽管高海拔引起的胸闷气短、心悸乏力让人倍感煎熬,尽管极其恶劣的气候让人难以适应,但作为高原“守夜人”,台站运维人员始终以兢兢业业的态度,默默无闻地守护着这片神秘净土。

  琼中地震台

  被誉为“南国第一哨”的地震台

  台站档案

  位置:海南省琼中县营根镇东南

  建台时间:1974年

  占地面积:1.86万平方米

  驻守人员:10人

  琼中地震台被誉为地震台界的“南国第一哨”。台站周边环境良好,无大型工矿企业、铁路及基站等干扰源,对监测海南周边及全球地震活动十分理想。台站曾被评为全国地震台站工作先进集体。

  台站故事

  讲述人:佘正斌 (海南省地震局办公室副主任)

  从1974年选址以来,在这个被誉为“南国第一哨”的台站,120多位工作人员用青春和血汗铸就了防震减灾事业的热血丰碑。

  琼中地震台三面环山,距离县城较远,夏季炎热、潮湿,不时会遇上台风,自然条件、生活条件、气候条件恶劣。建台之初,台站与县城之间隔着一座山,交通非常不便。从台站去县城,需要过什加玛河。当年,河中有一座木桥,一下大雨,水就漫过桥面,人员和车辆只能蹚水过河。到台站还要经过一道滚水坝,坝面因常年泡水长满菁苔,人一不小心就会滑倒,被水冲到坝下。

  提起在台站工作时的情景,郑在壮有许多话要说。郑在壮一直在台站地磁组工作。地磁绝对观测中有一项工作是磁偏角观测,其中有一个步骤是读方位标。琼中地震台的地磁偏角方位标有2个:东标和北标。东标在地磁房东北的橡胶园,北标在淀粉厂附近的什加玛粮库洞口。东边标志观测墩的地势比较复杂,杂草多,橡胶树的树枝经常阻挡观测视线。特别是雨季,杂草和橡胶树枝长得很快,每隔半个月就要去砍一次树枝。每次去读方位标,郑在壮都要攀藤爬树。

  有一次雨后,方位标被遮挡,郑在壮找来梯子往树上爬。由于树太高,梯子又不够长,加上刚下过雨,树上湿滑,郑在壮不慎摔了下来。但为保证观测环境,他忍痛再次爬上去,把遮挡的枝叶砍掉了。

  因为琼中属于山区,山蚂蝗特别多,尤其在潮湿的山坡,一下雨,山蚂蝗就蠢蠢欲动。砍完树回到宿舍,郑在壮的靴子里爬满了山蚂蝗,有的钻进了脚趾,又痛又痒,他赶紧拿出清凉油和打火机,花了半个小时才把蚂蝗全部逼出来。

  和郑在壮一样,还有很多台站人员面对困难从不畏惧,他们的勇敢换来了防震事业的不断发展。

  喀什地震台

  我国最西端的有人值守地震台

  台站档案

  位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区

  建台时间:1965年

  占地面积:3160.71平方米

  驻守人员:15人

  喀什地震台处在南天山地震带西段和帕米尔—西昆仑地震带西段的交会处,管辖区域东西跨度550公里,南北跨度接近600公里,监测区是全国强震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台站故事

  讲述人:赵瑞胜(喀什地震台测震组组长)

  作为我国最西端的有人值守地震台,喀什地震台的工作环境十分特殊。

  2015年5月22日,我和同事还有来台站锻炼的大学生一行三人前往距喀什市350公里外的叶城测震观测点修理仪器。由于叶城数据处于断记状态,我们不顾恶劣天气的影响,一早出发,直奔观测点。

  到达观测点后,我们发现通信线路存在故障,就联系电信工作人员一同检查光纤线路。由于线路两端需要同时操作,大学生留在摆房配合,我和同事随电信工作人员开车前往基站机房检查线路。通过一番努力,大家成功将故障排除。此时已是傍晚,在返回摆房的路上,我们突然遭遇强沙尘暴,漫天的黄土夹杂着沙石像一堵厚厚的墙一样压过来,世界瞬间变暗了。同事下意识地打开汽车大灯,可是前挡风玻璃上的一层黄土挡住了视线,我们只好打开雨刷器。

  沙尘像翻腾的河水从路面上汹涌而过,汽车失去了方向。情急之下,我们打电话让大学生在摆房外摇晃手电筒,以便循着光源确定方向。可风沙太大了,这点微光根本不起作用。经过商量,我们决定赌一把,在原地等风沙小点后再赶路。经过漫长等待,风沙终于变小,我们最终也找到了摆房。这次经历也成了我最难忘的记忆。

0